当前位置:金沙澳门官网登录 > 娱乐明星 > 《万物生长》:被玩坏的小汉子

《万物生长》:被玩坏的小汉子

文章作者:娱乐明星 上传时间:2019-10-01

《万物生长》:韩庚被打碎化秋水,冰冰让青春面目全非

      显而易见,李玉从没像《万物生长》这般以一个男生的视角来结构故事。李玉以往的电影,男人或软弱或猥琐或算计,不过是些下角料货色,像《万物生长》这般垂爱男主角韩庚,是李玉破天荒的头一次。
      李玉让韩庚上位为男主角,同时让范冰冰沦为众多女主角之一,成为男生向男人进化过程中谈不上不可或缺的一环。故事中的三各女生柳青、白露和小满,分别由三位女主角范冰冰、齐溪和李梦演绎。都说三女象征一个男人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其实远不仅只是这些,在情欲与性之外,李玉试图让三位女主角承担了更多。以小满为代表的初恋,被处长和他的大奔给剥夺了,在这里,李玉用初恋本该的美好来暗喻历史的某个时期,权利开始介入并结构又一代人的青春,其实是个时代转型的隐喻。以柳青为代表的未来更甚,她以“鸡的方式”生存着,身体赤裸裸地成为置换财富的筹码。柳青其实也是小满的未来,如若不是被癌症早早了断青春的生命,她就是未来的柳青,或者也可以这么理解,柳青就是未来的小满,她青春灵魂早已在社会的癌变中死亡。以白露为代表的当下,是疯狂而肆意的,上一秒还在追求太极的稳重女子,下一秒就可能化身将你扑倒在床的性欲狂,她可以爱你之由为你戴上枷锁,也可以爱你之名跟你撒油那拉,现实就是这般不可控,因为现实只想控制你。
  在三个女人的情欲之路上,韩庚貌似是个走了桃花运的男主角,其实却是一个被玩坏了的小男人。柳青像是春梦一场,成熟、主动、妖娆、神秘,莫名出现,又莫名消失。结尾的再度偶遇,显然是出于范爷江湖地位和市场的考虑,明眼人都知道,柳青就是秋水青春中来无影去无踪的一缕轻烟,柳青在秋水的青春中可能留下重笔,反过来对秋水之于柳青的欲望人生却可能狗屁不是。入狱前的一炮未必代表爱情来得多有仪式感,虎狼之年的女性饕餮鲜肉早已是现实常态,完了未必有何事后烟的价值。那个声称爱他的大学同学白露就更别提了,完全是女王占有一件物品或者一个男宠般占有着他,与其说这是青春男女最好的年华,倒不如说是两个探索性欲的年轻人的一次友情互助,而秋水体现出来的弱势,让他更像是别人青春期里一件挥之即去的自慰神器。最最残酷的是,夺走他初恋的那个男人最后把小满的尸体还给了他,他躺在已然没了灵魂的初恋旁,青春的余恨都化作了覆水难收的记忆。初恋的遗弃,当下的控制,未来的神秘,这些放佛存在的情欲在李玉的手里真的可以叫做爱情吗?到最后你会惊奇地发现,李玉以“虎狼之作” 架势讲诉的所谓男孩向男人的进化史,收获的却是一个被女人玩坏了的小男人。
  李玉以往作品都是女性情欲主导一切,这一次反过来意淫男人,电影气质因此也大变。《苹果》《观音山》《二次曝光》肩扛手持的镜像被脚架和轨道取代,影片色调也突然明艳起来,但大量特写和运镜依旧难以让人找到定焦。结合医学院的特殊场景,肢解的人体和情欲的探索都被李玉放进了青春的福尔马林中,并散发着冯唐荷尔蒙的刺鼻。影片延续李玉情欲官能捕捉的同时,还暴露出李玉前所未有的矛盾体。她一面用喜剧元素为影片提色,一面又用重口味增加影片的粘稠度,一边想沾青春大片的光照,又不愿意向过去的姿态挥别,于是市场的自己与创作的自我互殴,加上冯唐对女性的意淫与李玉对男性的意淫在同一个人物身上角力,使得作品远不像李玉之前的《苹果》和《观音山》那般纯粹。影片以万物生长之名,讲的是青春的畸变,影片有青春片的壳子,又有着以往青春片所没有的浓稠,如果非要给这部作品打上青春电影的标签,那它也是非典型性青春片。

■文/慕容天涯

在《万物生长》之前,近年成功的青春片也大多由小说改编而来,远有《致青春》,近有《匆匆那年》,但它们的原著都只能算作是“畅销文学”,《万物生长》则是严肃作家冯唐的纯文学作品。再往前追溯,被公认为80年代以来中国影史最佳青春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也是由纯文学作品改编而来——改编自王朔的《动物凶猛》。同在北京大院长大的姜文与王朔几乎是无缝对接,完美的完成了《动物凶猛》的影像表达。冯唐和二位一样也是北京爷们,但女导演李玉以往作品往往是细腻的女性视角,且喜好南方场景。何况《万物生长》曾被称为“最无法改编”的小说,文字肆意汪洋,华彩满溢,以语感、情绪和意象胜,但这些都太难影像化,至于电影最需要的故事情节则十分稀薄。导演李玉一直拍原创剧本,这次第一次改编小说,就选择这么一部棘手之作,是一件挑战高难度的事。

评价《万物生长》不是难事,只要你看了电影或者读了书,都能讲出一二。看懂《万物生长》才是难事,青春在这部电影里终于面目全非,不再是初恋、群架、堕胎的三板斧。而成为了有深度且风格偏向作者电影的佳作。

李玉的改编是彻底的。她只保留了小说的主要人物,以及部分人物关系,以此为基础,长出了全新的情节。甚至,小说中有一些对话虽然被保留了,对话的对象却变了,但一切又是合理的。原著中,在“秋水”(韩庚饰)的生活中及内心中占据最多空间的是“我初恋”和“我女友”,她们都没有名字。在电影中,她们被命名为“小满”(李梦饰)和“白露”(齐溪饰),然而她们的光芒都被在小说中只有惊鸿几瞥的“柳青”(范冰冰饰)盖过了,柳青这个人物和围绕她的故事线被重新创造。她变成了一个在男性主导的社会里打拼、周旋在各种男人之间的女人,且为财富不惜进行冒险的投机。但面对医学院大男孩秋水,她以百分百炽烈的爱来释放自己的少女心,并以此为自己消除在丛林社会所染的世故之毒。这个人物不仅是性感的,也是令人同情的,李玉以柳青身上的诸般特质,给出了自己对当下某些现实的评论。

至此,李玉的“影像四季”终于全部归位。《万物生长》应是春,《观音山》在炎夏让给力飞了一会儿,《二次曝光》是个关于人性的秋之预言,《苹果》里看得到国产文艺曾经的冬天。《万物生长》很像《观音山》,是李玉最好的作品之一。冯唐书里七荤八素的医科生故事,被塑造成一段段青春的挣扎与选择。现实也是如此,因为年轻时候的一切都充满了不确定性。所以选择成为关键,在韩庚扮演的秋水身上这种问题被放大,成为了贯穿全片的矛盾。

如果说《万物生长》原著里的爱情还是青涩的、清新的、虚虚实实的,电影里的爱情则激烈到可以撕裂所有相关的人的内心。李玉曾被称为最会拍恋人、情敌争吵场景的导演,这次更加发挥到极致,在这些段落里,韩庚、齐溪、范冰冰都给出了演艺生涯的最佳表演,爱恨的激烈、人性的复杂都扑面而来,容不得冷眼旁观。李玉在谈起冯唐时曾说,他们的共同点在于都对做“人性的矿工”乐此不疲,试图向人性最深处挖掘。在作为青春片的《万物生长》里,李玉难能可贵的没有将“青春”作为“影楼背景画”,贩卖廉价的校园怀旧符号,而是将青春理解为一段最敏感炽烈的生命历程,将爱情视作复杂人性的伟大碰撞,并将它们放在医学院这样一个凝视肉体、考量生死的环境里去发酵,最终表达出对生命的思考,对成长之幻灭的伤怀,以及对爱的信仰。李玉将冯唐的《万物生长》分割的支离破碎,进行了近乎器官移植、骨肉再造和血液更新的改编,但神奇的是,面目全非之后,内在的魂魄和气韵却是一致的。

他周旋于李梦的小满、齐溪的白露和范冰冰的柳青之间。选择,徘徊,不停挣扎。每一场戏都很大,台词多,时间长,情节因此被碎片化处理,背景的交代用闪回代替,魏君子等人参与的编剧很有意思,这样的处理方式也非常影像化,比之以往偏商业的国产青春片用加长MV方法吸粉,可能看似会限制观众群。但却更对得起“电影”二字和面对那块银幕的两个小时。至少当纯真的小满,犀利的白露和风情万种的柳青每个人与秋水见或不见,爱或不爱时,观众都会因为爱这个角色坐的住,替他的命运想的远,也因这个故事回味的久。

李玉的《观音山》其实是具有开先河意义的青春片,当年取得了口碑和票房的双重成功。但之后的《二次曝光》虽票房更加成功,品质却只是差强人意。《万物生长》可以说是李玉给出的惊喜之作,再次证明了她作为一个严肃的电影创作者的才华和态度。是的,态度很重要,在某些电影导演已经以“产品经理”作为托辞掩饰才华枯竭并自鸣得意的今天,必须有人可以敢于去追求艺术品质和大众共鸣的兼得,那才是电影的荣耀所在。冯唐曾以“金线”论捍卫文学的尊严,说“不是什么东西都能称之为文学”,借用这个句式,我们同样可以说,不是什么“青春片”都可以叫“电影”。幸好有《万物生长》,国产青春片终于难得的抵达了电影的“金线”之上。

再者,不能忽视韩庚的表演。褪去偶像光环,105场戏里他跟着故事被“打碎了”103场,每一幕里的秋水都有劲儿,有看头,有意思。这个冯唐原著里眼睛因为吃多了鱼肝油胶囊发亮,名字源自庄周《华南经》的男孩当仁不让的成为了诠释青春的人。李玉最爱的曾剑用大量的手持摄影让他彷如在身旁般真实,又将他与柳青相处的每个刹那,拍摄成为了逆光教学纪录片。最关键的是书中已经用老柴的《悲怆》给提前做了配乐,三位一体,起范儿还带感。于是秋水一路都眯着眼睛,甚至不怀好意的笑着就演绎了青春。他浑浑噩噩,摇摇晃晃,拉拉扯扯的周旋于爱情与未来。与此同时,青春就在617寝室的一次次聚散,一场场宿醉中过去,直到张楚的《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旋律响起。小清新终于滚到了天边,只剩下那个年代才有的真实与疼痛。
小清新的国产青春片就好像是用手打你的耳光,痛就痛了,你总琢磨着还手。而摇滚范的医科生故事是用骨头棒子给了你一记闷棍,痛入心肺,被这个故事击中后没力气还击。

行文至此,想谈谈李玉电影里的女人。齐溪依然有劲儿,《浮城谜事》钝刀割肉,此番故技重施,过目不忘。李梦戏份虽然不多,但是好在扮相有优势,青春的小满迎来了最悲悯的结局,谁知道他们分开是不是“天注定”?而主角范冰冰和李玉合作了四部电影,每一部都有突破和新意。这一次她终于担起了让青春“面目全非”的艰巨任务。这个书中有言秋水眼里“怎么都是女人不是女孩”的角色,被她演绎出了味道。两人初见的那一幕,香烟点燃的似乎不是烟草,而空气里都是“有可能发生点什么”的味道。秋水,这个曾喜欢穿着拖鞋上街的八年医科生,遇到了犹如植物开春疯长般的风情女人,柳青。这样一来,就是一场戏里戏外的不公平的较量了。戏外,以往的青春影像再如何强调爱情之美,只是美好与憧憬,这次再看万物要生长,秋水不只是眼光,都要滋润得她发光发亮了,床戏和野合都太有力度;戏内,看似柳青神秘妩媚,却不动声色俘获了一颗心。与此同时,秋水也在反击。别忽略宿舍泼水一幕柳青虽然自然洒脱,但无助时只能在秋水面前哭泣的样子。

哪怕秋水当时那么骚。

是的,秋水怎么那么骚?这部戏最后值得称道的是没有因为起范儿就不接地气。冯唐的东西如果不好玩那就太好玩了。所以依旧有大量的桥段如“骚男秋水”、“生日告白”和“跑步道别倒霉”等频频引发爆笑,这也为冯唐的“一泻千里”语言风格和李玉故态复萌的文艺范儿及时接上了院线的地气,再加上617一众配角的出色演绎,有了很不错的观影体验。

这样一来,《万物生长》是好故事,也是好片和好事。好事就是,李玉的出色发挥和韩庚与冰冰的表演代表了两个字:可能,

只有“可能”的存在,国产片才会在未来让每一次银幕下的喜怒哀乐流淌在记忆。但这一次,我们记录的不只是电影本身:

记录在心,不能复制,面目全非,又称青春。

整体质量:★★★★
演员表演:★★★★
音画效果:★★★★☆
娱乐指数:★★★★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登录发布于娱乐明星,转载请注明出处:《万物生长》:被玩坏的小汉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