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澳门官网登录 > 娱乐明星 > 《暗恋桃花源》三十年了,跟作者去湖南听旧事

《暗恋桃花源》三十年了,跟作者去湖南听旧事

文章作者:娱乐明星 上传时间:2019-09-27

1,好安静。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安静的上海。 感觉上,整个上海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你看那水里的灯,好像...好像梦中的景象。 好像一切都停止了。一切是停止了。这夜晚也停止了。月亮也停止了。街灯、秋千、你和我、一切都停止了。 2,有时候我在想:你在昆明待了三年,而且还在联大念的书...真是不可思议!我家离联大那么近,我怎么会没有见过你? 或许我们在路上曾经擦肩而过,可是我们居然在昆明不认识,跑到上海来才认识—这么大的上海,要碰到还真不容易! 如果我们在上海也不认识,不晓得会怎么样? 3,我恨不得现在就把你带走,离开这个破地方,离开这个破日子! 哪儿都不重要!只要我们俩真心相爱,哪怕是要了天涯海角,都是我们自己的园地! 我有一个伟大的抱负!在那遥远的地方,我已经看见了我们绵延不绝的子孙,在那儿手牵着手,肩并着肩,一个个只有这么大。

1986年暗恋桃花源首次公演时
轰动了全岛

暗恋,追求,寻觅,得到,而又复失去,爱情在永恒上是否存在着意义?
最近无意中又看到了《暗恋桃花源》的剧本,想起了这部在影像中看到的话剧。
《暗恋桃花源》讲的是三个爱情故事:剧场上,《暗恋》排演的是一出爱情剧,江滨柳和云之凡在大上海互相暗恋却又失散,最后江在弥留之际却又重逢云。《桃花源》中老陶因老婆的偷情,对现实郁郁而愤,转而去寻找传说中的桃花源,在那里看到了老婆与情人袁老板过着幸福美满,诗情画意的生活,明了之后,回家之时,却看到了现实中爱情在残酷中的崩溃!第三个则是一个疯女人对“刘子骥”——这个在桃花源故事后再次寻觅人物的呼喊。这三个故事其实是阐释了爱情的几种可能和最终的无法实现!《暗恋》充满了痛苦与幽怨,在巧合中却始终无法突围!而《桃花源》更多倾向于喜剧的悲剧性主题。打眼看去这两者似乎没太多的联系,然而却被导演用两种手法巧妙的联系在一起!其一:两出话剧在同一舞台交互彩排,叙事上的打乱与无意识的吻合。其二,疯女人对刘子骥的呼喊,在主题上不断的暗示着两者的同本同源!
从戏剧的本体上看,这部剧胜在了台词与演员形体等表演的杰出!
话剧不同于电影,他的艺术性主要在于语言,与演员本身的表演,而非镜头的运用。
《暗恋桃花源》的台词充满了诗意与哲理上的暗示性以及语言与人的冲突和人对语言的双重悖论!如开篇:
江滨柳:好像梦中的景象。云之凡:好像一切都停止了
江滨柳:一切是都停止了。这夜晚停止了,那月亮停止了,那街灯,这个秋千,你和我,一切都停止了。
云之凡:天气真的变凉了。(滨柳将外衣披在云之凡身上)滨柳,回昆明以后,会不会写信给我?
云之凡:(走动,江滨柳跟随)有时候我在想,你在昆明呆了三年,又是在联大念的书,真是不可思议,我们同校三年,我怎么会没见过你呢?或许,我们曾经在路上擦肩而
过,可是我们居然在昆明不认识,跑到上海才认识。这么大的上海,要碰到还真不容易呢!如果,我们在上海也不认识的话,那不晓得会怎么样,呵。
江滨柳:不会,我们在上海一定会认识!
云之凡:这么肯定?
江滨柳:当然!我没有办法想象,如果我们在上海不认识,那生活会变得多么空虚。好,就算我们在上海不认识,我们隔了十年,我们在……汉口也会认识;就算我们在汉口
也不认识,那么我们隔了三十,甚至四十年,我们在……在海外也会认识。我们一定会认识。
云之凡:可是那样的话,我们都老了。那又有什么意思呢?
江与云的对话初看似乎造作,肉麻,但却又让人感到人物情感的变相释发,暗恋既是没有表白,语言本身的释疑似乎很简单,但是一旦溶于情感与思想,便让人无法清晰的表白,而隐晦的表达却又从另一个意义上让人从语言上得到释放!最明显处还在于《桃花源》,看下面这几段对话:
(一)袁老板:我恨不得马上带你走,离开这个破地方。
春 花:我们能去哪儿呢?
袁老板:去哪儿不重要,只要你我都有信心,哪怕是天涯海角,都是你我自己的园地。我有 一个伟大的抱负,在那遥远的地方,我看见我们延绵不绝的子孙,在那里手牵着手,肩并着肩。一个个都只有这么大。(用拇指和食指比划)
春 花:为什么只有这么大?
袁老板:因为远嘛!
春 花:啊。
袁老板:我看见了,他们左手捧着美酒,右手捧着葡萄,嘴里还含着凤梨。
春 花:啊!(又疑惑地)那不是成了猪公了吗?
袁老板:(搞不清楚)我是说,他们有吃不完的水果。
(二)这是什么酒哇?(到旁边去拿菜刀。边用菜刀弄酒瓶)这叫什么家?买个药买一天了还没买回来,这还叫家吗?(打不开)我不喝可以了吧!(将菜刀与酒瓶放下,拿起饼)我吃饼!(仿佛感想颇多)武陵这个地方呀,根本就不是个地方。穷山恶水,泼妇刁民。鸟不语,花还不香呢!我老陶打个鱼嘛,呵,那鱼好像串通好了一块不上网!老婆满街跑没人管!什么地方!(咬饼,但就是咬不动)嗯……(把饼拍在桌子上,操刀)康里康朗,康里康朗。这叫什么刀?(扔刀)这叫什么饼?(把饼摔在地上,踩在两张饼上,扔第三张饼)大家都不是饼!大家都不是饼!我踩!我踩!(突然停下,指着第三张饼)你别怕,你没错,你冤枉。(指脚下两张饼)你们两个这是干什么?(交叉步,扫堂腿,头顶地面欲倒立)压死你,压死你!
(三)袁老板:我说你呀,你那个那个那个……
老 陶:我哪个哪个哪个哪个……
袁老板:(指春花)对她!
老 陶:哦,对她!
袁老板:对她也太那个那个那个什么了。
老 陶:好,就算是我对她是那个什么了点儿,可是我对她再那个那个那个什么,那是我们之间的那个那个那个--什么。可是你呢?你那个那个那个……
袁老板:我哪个哪个哪个……
老 陶:你那个那个那个又算是什么呢?
袁老板:好,就算我那个那个那个不算什么,可是你那个那个那个……
老 陶:我哪个哪个哪个……
袁老板:你那个那个那个当初!
老 陶:当初?哪个当初?
袁老板:最当初!
老 陶:最当初?我们都不是什么。(两人说着,不禁黯然坐下。停顿)要不这样好了,我去死,可以吧?
(一) 袁老板向春花描述理想的生活开始抒情自然,充满希望,但是在描述那延棉不断的子孙时词语却趋向了抽象,他不能精确的描述,或许他本身就没有看到,而春花更多的是不理解,当他把那些理想中自己的未来比作猪公时,我们在暴笑之余不免感叹理想之受制于现实。而台词在这里的作用就显而易见,在主题转折之中,语言似乎已经无能为力!但是这简单的抽象描述“大”“远”就成功的承启了人物潜意识中理想与现实的转换!
(二) 是老陶对现实生活不满的发泄,似乎看起来很平常,但实际上他的台词设置最显功力,开始随性而发,转而却处处受制,他找不到适合的言语!语言便渐为混乱,但在混乱中反而让观众得到一种混混沌沌的失落,充分的展现了老陶的痛苦!
(三) 则是语言模糊性表达极至化的阐释!开始似乎是两人关于老陶打鱼生活的交谈,但随着人物内心的变化,双方都开始试图在语言上找到最精确的词语,然而吐出的却是反复的“无意义”的“这个”“那个”“什么”等,这些模糊的词语是对话者在心理作用下无可奈何的表达,但是在倾听着看来,却成了最精确的表述!
演员形体的表演衬托在这些模糊性语言中。人物的感情在语言“受制”(人物本身的理解),形体便成为了人物潜意识中台词的最好表达,如老陶发泄生活中不满时,语言无力为继,他感情出发口变成了形体,他踩,他摔,他脸部表情成了面具,传达着他内心的郁愤!再如老陶在寻找桃花源的过程中划船那段,使用兰色布料象征溪水,老陶源溪而行,这个时候演员需要注意的是客观与主观的双重性,客观上的表演,这是话剧舞台,布景只能是就地取材,他一定得将自己化身在真正的溪流之中,另一方面,人物内心感情在没有语言的时候也需要得到阐释,他在寻找,他在矛盾,他在思念。在这一方面,话剧就比电影的难度高多了,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扮演老陶的李立群的表演,以前注意他多是在台湾的古装剧中,很喜欢这个演员,他对人物的阐释真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在电时剧中,只是可窥一斑,但在舞台上却是淋漓尽致,这是候有些感觉,或许喜剧比悲剧更能考验演员的功力,喜剧在大多时候是需要夸张的!
电影之所以成功,在我看来是决定于话剧本身,而通过镜头,以镜头替代观众,最全面的发挥了这部剧的戏剧性,蒙太奇的交叉剪辑使得两部戏交向辉映,再不时的抽出镜头,对向那空无一人的观众席,而这时话外音却是第三个叙事故事,疯女人对“刘子骥”的呼喊,极为巧妙!
关于主题,无疑是爱情,三部戏的人物都是在寻找,《暗恋》中相遇却又失散,《桃花源》里则是本就在一起,老陶与春花本也曾风花雪月,浪漫相恋,甚而结成一体,但婚姻在现实中却焦头烂额!最终春花和似乎充满理想的袁老板走在了一起,爱情会永恒吗?老陶远寻桃花,在那世外桃源他看到了落英缤纷中那二人的幸福,但回到现实,他似乎站在了镜子的面前,看到的是以前的自己——曾经充满理想的袁老板!
不过这部戏让人不爽的地方在于有着明显的意识形态方面的误导性,理想的实现之地,永远美好的的桃花源很明显的成了台湾的象征!而祖国大陆却成了苦痛的无可改变的现实生活的象征,这也是这部戏在大陆被禁的原因。

民国时颠沛的爱情
晋朝时虚幻的桃源
80年代浮躁的状态
交揉在了一起

是那个时代的浮世绘
也是这个时代的印象

图片 1

图:电影《暗恋桃花源》

三十年后的今天
小十即将启程去台湾

未来几天
台湾故事
你想听吗


图片 2

-壹-

“想不到,想不到啊!好大的上海,我们可以在一起。这小小的台北……”
《暗恋桃花源》

-贰-

图片 3

[左画]
云之凡:好安静的上海呀!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安静的上海。好像整个上海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好像一切都停止了。

江滨柳:一切是都停止了。你和我,都停止了。
云之凡 :滨柳,回昆明以后,会不会写信给我?
江滨柳:我已经写好了一叠信给你。 而且,还算好了时间。一天寄一封。十天之后,你到了昆明,一进家门,刚好收到我的第一封信。

[右画]
小十:“……”“我要去台湾了”“……”

-叁-

图片 4

[左画]
云之凡:我才不相信,你这人会想这么多!

江滨柳:(从云之凡身上外衣口袋里拿出信)“所以,还没有寄。”(将信交给云之凡)“这样,你就确定可以收到了。 ”

[右画]
小十:“要我给你们带点好吃的吗”“……”

-肆-

图片 5

左画
云之凡:或许我们曾经在路上擦肩而过,可是我们居然跑到上海才认识。如果,我们在上海也不认识的话,那不晓得会怎么样。

江滨柳:就算我们在上海不认识,我们隔了十年,我们在汉口也会认识;就算我们在汉口也不认识,那么我们隔了三十,甚至四十年,我们在海外也会认识。我们一定会认识。

《暗恋桃花源》三十年了,跟作者去湖南听旧事吗。云之凡:可是那样的话,我们都老了。那又有什么意思呢?

江滨柳:老了,也很美呀!

右画
KTV,小十离开

-肆-

图片 6

江滨柳:我已经些了一叠信给你。 我写了很多年,很多年。

云之凡:你这个是怎么回事?你哪来这么多时间些这些东西呀?

江滨柳:可是这里面,有我们很多的理想,很多的想法。

云之凡:想法?你要有想法就拿出勇气来做,你别老是想……

[未完待续]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登录发布于娱乐明星,转载请注明出处:《暗恋桃花源》三十年了,跟作者去湖南听旧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