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澳门官网登录 > 娱乐明星 > 看完《暗恋桃花源》

看完《暗恋桃花源》

文章作者:娱乐明星 上传时间:2019-09-27

这实在是个看到开头就能猜到结局的故事

    那天终于去看了《暗恋桃花源》,和佳佳、小睿走出剧院的时候我们都觉得票价很值,原来看话剧就是能令人忘乎所以地投入,不论你坐在第几排,都会被舞台上的表演所征服、吸引,欢笑和感动杂糅却不混乱,因为“暗恋”与“桃花源”都是极为简单的故事,重要的是瞬间凝聚的舞台效果,黑暗中我看不到别人的脸,却能感受到大家与剧情同悲同喜的变化,就像我们的人生,如戏,如梦,如桃花源,无常,无灭,无止境,有悲,有喜,有神伤,有离肠。

永恒的爱情存在吗?《暗恋桃花源》的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
    两个故事一悲一喜,这告诉我们,世上许多人都各过各的人生,但有时却都在烦恼着同样的事、经历着同样的人生道理。
    人生到目前为止,有多少错过巧遇等待,在蓦然回首时,往往全成空。过去就是过去了,它不会因你现在的改变而改变,错过了就错过了,当你再遇见时一切都不一样了。
有些事不是想忘就可以忘的,10年,20年,40年。1948年的上海,青年江滨柳与云之凡相恋,在黄浦江边互诉衷肠,云之凡要回昆明老家去一趟,他们相约再见,可是,此去一别,却是40年。直到1980年代,江滨柳得了绝症,他的朋友回了大陆,回来后告诉江滨柳,云之凡也于1949年就到了台北。寻找了将近半个世纪,却不知所爱与自己生活在同一个城市,用江滨柳的话说就是:“诺大一个上海,我们能够相遇,小小的一个台北,却应是碰不到。”而当初在上海,他却说:“在上海,我们肯定能相遇的,即使在上海相遇不到,哪么10年后在汉口也还是可以遇到的,即使10年后相遇不到,那么20年后,40年后还是能够遇到的,这辈子肯定能够遇到的。”可他们没有。江滨柳在报纸上登广告寻找云之凡,她在第五天来了,但来了又能如何呢?云之凡告诉他,她要回去了,儿子还在外面等。多么现实的一句话,击碎了所有的梦。一切,都回不去了。
老陶被迫出走,到了桃花源,身在其中,也变得如梦境中的人物一致了。可是,当他回到现实世界时,却成了一个怪物,不为世人所容。两个故事结合在一起,所能有的只有是梦碎。得到了,如何;得不到,又当如何?
“暗恋”是正剧,“桃花源”则是夸张的动作和语言,这样是用喜剧的形式表现悲哀的故事,由于两出戏共用一个舞台,彼此之间有了对话和交融的机会,台词能够互相呼应。江滨柳和云之凡如果没有因为战败而失散,那么,他们最后得到的可能是老陶、袁老板与春花的结局。
这两个故事,对于爱情的态度是消极的,可是我,却从来没有对爱情如此确定过。
我相信永恒的爱情。

云之凡倚着秋千问,如果我们没有相遇会怎样?

【暗恋是一种殇】

“总会相遇的,就算没在上海遇上,也总会在别的地方遇上”江滨柳这样答,

    有人曾说爱情是男女之间荷尔蒙发生的一种化学反应,最多可维持七十二个小时,云之凡与江滨柳一别已四十余年,这份感情或许不被太多人所信服,但多年的等待与追寻,无论是否已如护士小姐忘掉自己男朋友容貌那样模糊了彼此,却不能忘记1948年上海的那个安静的夜晚,江滨柳眼中云之凡的辫子,云之凡眼中江滨柳的围巾,还有夜色中的秋千,没有寄出去的信,不停重复的老歌,那令江滨柳无限感伤却又不能忘掉的旋律,他在等着爱人,黑暗中那朵瞬间绽放的“白色的山茶花”,在心中,芬芳,永远,至死不渝。

云之凡又问,我离开之后你要做些什么?

    在上海时可以相遇,却注定要在台北擦身。

“等你回来”江滨柳这样答

    世界这么大,他们还是遇到了,在兵荒马乱的上海;

是的,无论如何,两个人总会相遇的,只是这之间的曲折动荡谁又预料得到

    世界又这么小,他们失去了彼此,在咫尺天涯的台北。

本以为战争之后就是团聚和欢乐,谁知道前方等待的竟又是颠沛流离

    最终,他为人夫,她为人妇,却只能问一句“这么些年,你想过我么?”

本以为只是小别数日,只是……

【寻梦,桃花源】

如果没有只是,一切随人所愿,该多美满

    老陶、春花,袁老板三个人的关系从一出场就注定是个喜剧,从装束到不伦不类的身段,恶搞也别出心裁,而最后,老陶念念不忘着春花而离开桃花源,究竟是因为尊严,还是情分,我不得而知,看着被柴米油盐困扰而风光不再的花、袁二人,又只能是一声长叹,或许喜剧就无需考虑太多,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桃花源,就如同海子笔下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虽不知去路,却毕生追寻。

  

   “放轻松,放轻松...”时间就这么愉快地过去了。

还戴着离别之时她送的围巾

    还有总是脑袋缺根筋的顺子,可怜的布景小张,有留白,是因为蒙太奇。

只是时光已经辗转四十余载

    那个寻找刘子骥的神秘女子。

他已是白发苍苍与人世不久的老人了

    结束,散场,或许才恍悟我们都是刘子骥,那个寻找桃花源的所谓的“高尚士也”,而结果大都“未果,寻病终”。

朦胧睡梦中,仿佛又回到上海的那个平静的月夜

    虽然演员演的都不错,还是遗憾没有看到袁泉和谢娜,最后黄磊和孙莉谢幕的那个拥抱让人倍感欣慰,毕竟在生活中,江滨柳和云之凡在一起了,并且还会永远在一起,不留遗憾。

云之凡,留着两条乌黑的辫子,倚着秋千问他:信呢?为什么不寄?

他无力的说:我想啊,可是有些事不是想做就做得到的……

  

有些事情一定会忘掉,战争啊痛苦啊贫穷啊

只要记得开心的事情就好,记得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就好,

离别的时候,她曾这样说过

她会这么说,因为她以为以后的日子就是常相厮守朝朝暮暮了

有的时候忘记也是幸福,所以有人选择喝下醉生梦死

只是“有些事情不是说忘就能忘的”

他忘不了的是一个名字,云之凡

  

“云之凡 ,自从上海一别至今已四十余年”

当她推开那扇门,仿若从回忆里走出来

多少年了,他们本应一起老的,只是各自都有别人了

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也就尴尬地闲话几句家常

她要推门离去的瞬间,

知道这一别就是天人两隔了,他终于问了那一句“之凡,这么多年,你想过我吗?”

想啊,怎能不想,可有些事不是想就能做得到的

  

不一定最爱的人,就能相伴一生,如果能知足,如果不吃苦,少了爱也能幸福

不一定失去的人,就能不想不问,如果你很快乐,对我就足够了,再见面又能怎样呢

  

在那个大时代里

生命都渺小得可怕,爱情的悲欢离合又算得了什么

就像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里》女人说的“战争之后,世界变得如此动荡,以至于我对你的爱变得那么卑微,卑微到我羞于提起。”

被那个时代碾过的,有太多个云之凡和江滨柳

多到这样的故事都显得俗套

可是在现今的所谓小时代又怎样呢?

看到梦中的江滨柳无助地捧着多年来写的信要交给云之凡的时候

突然想起《五月之恋》的最后,老爷爷清晨离开家一个人坐在废弃的火车站

手中握着1949年的车票,喃喃地说:“我想回去的,票都买好了,想回去的啊……”

“那么大的上海都遇上了,没想到这么小的台北倒把我们给难倒了”

这是在得知云之凡多年来一直定居台北之后,江滨柳说的

  

是啊,我们可以和说着不同语言不同肤色不同文化渊源的人们建立起所谓的面向未来的战略友好协作关系

我们可以发明太空船跑到月球跑到火星没准还可以和外星人互通有无

连朝核问题都有解决的一天

可是,我们呢?

我们说着一样的语言一样的肤色一样的黑头发黑眼睛我们的课本上是一样的历史一样的课文,从地图上看我们之间的距离只有短短不到一厘米

世界都变成地球村了

为什么本是一家人的我们却一直在彼此远离互相伤害

只因为那一湾浅浅海峡的阻隔吗?

战争年代里,世界会用巨大的暴力让命运难以掌控

现在歌舞升平了

悲剧还在继续

这是我们心甘情愿的选择吗……

  

据说七月,两岸就可以直航了

地理上的距离将不再是距离

可是

我们的心呢……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登录发布于娱乐明星,转载请注明出处:看完《暗恋桃花源》

关键词: